“一个国家的起飞”:曾拿着美元按小时咨询美国专家

5月3日,中国商飞对外宣布,国产大型客机C919将于5月5日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首飞。。
5月3日,中国商飞对外宣布,国产大型客机C919将于5月5日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首飞。。

2007年3月30日,中国航空工业可持续发展的决战性项目: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ARJ21新支线飞机启动总装仪式现场。  

新支线客机ARJ21正式投入航线运营10个月后,国产大型客机C919也将首飞。

5月3日,中国商飞对外宣布,国产大型客机C919将于5月5日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首飞。如天气条件不具备,则顺延。

2016年6月28日,ARJ21首次航线运营飞行。2017年4月,ARJ21飞机迎来第10000名乘客。而即将首飞的国产大型客机C919,机内设座位达168座,航程4075—5555公里,2015年11月2日完成总装下线,目前已有570架订单。

ARJ21、C919之间有诸多联系。两款机型同为中国商飞公司研制,中国商飞是实施国家大型飞机重大专项中大型客机项目的主体。现任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曾为ARJ21总设计师。

ARJ21之于C919,还有更多意义。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记者、航空领域专家刘济美在其撰写的图书《一个国家的起飞:中国商用飞机的生死突围》(下称“《一个国家的起飞》”)里披露,在历时11年3个月的适航审定过程中,ARJ21-700飞机共突破了100多项技术难关,解决制约适航取证的技术难题130多个,同时为中国大型客机C919飞机的适航取证积累了经验。“正是因为这些填补国内技术空白的试验、试飞,ARJ21-700飞机也被看作是C919大型客机‘先行者’与‘趟路者’”。刘济美写道。

C919从正式立项到首飞,用了将近10年的时间。而从2002年6月14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新支线飞机项目立项,到2016年6月28日进行首次航线运营飞行,14年间总计有1.3万人参与了ARJ21项目;吸引了包括美国通用电气飞机发动机公司在内的19家国际知名系统供应商成为ARJ21的“风险合作伙伴”;是世界上试飞时间最长的飞机,6年中累计安全试飞2942架次,5258小时;历经54项美国联邦航空局MOA项目审查,制作了3418份符合性验证报告。

刘济美还在书里写道,“或许外人觉得我们在ARJ21项目上走得步履蹒跚,但正是这些逢山开路的过程,为C919大型客机乃至宽体客机的研制架起了高速路,他们可以在ARJ21-700飞机的基础上奔跑起来。”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在为《一个国家的起飞》作的序中写道:“ARJ21项目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创业史,无论是针对争夺航空市场的博弈,还是寻找国家新的产业支撑的决策;无论是技术上的突破,还是工业化的思维,这个项目都将深深地影响每一个人,都将在制造强国建设历程中写下重重一笔。”

民机工业是一个保密性较高的行业,ARJ21飞机的研发、制造、试飞过程一直鲜为人知。澎湃新闻爬梳《一个国家的起飞》,提炼出ARJ21起飞背后不为人知的10个细节。或许,C919大型客机首飞的背后,也有类似的细节。

2007年6月28日,ARJ21全机对接。上海飞机制造厂,国产新ARJ21支线飞机机舱内部。 

作者:澎湃新闻

相关文章

你必须知道 通航业2016年新出台了这些政策

建立与完善无人机法律法规和监管政策,合理地对无人机行业和无人机用户进行有效监管,规范化管理,减少安全事故与隐患,推进中国无人机行业稳健、持续、良序发展。

民航术语八该一反对

该复飞的复飞、该穿云的穿云、该返航的返航、该备降的备降、该绕飞的绕飞、该等待的等待、该提醒的提醒、该动手的动手。

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展出E-Jets E2全新客舱

巴西航空工业公司正在范堡罗航展上展出其第二代E-喷气系列飞机E-Jets E2系列飞机的全尺寸客舱模型。

阿提哈德航空首架波音787-9下线 采用最新涂装设计

阿提哈德航空公司北京办事处28日表示,阿联酋国家航空公司阿提哈德航空和波音公司日前在华盛顿西举行庆祝活动,庆祝阿提哈德航空首架787--9梦想飞机下线。

中航工业自主研制的运输机“鲲鹏”举行揭幕仪式

大型运输机是为适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

新航客机空调故障后返航 超重着陆造成轮胎损坏

据Aviation Herald报道,新加坡航空SQ322航班在新加坡樟宜机场起飞爬升过程中,机组人员发现空调系统故障(发动机引气系统故障引起)后决定返回机场。执飞该航班的空客A380-800在起飞30分钟后超重着陆,造成主起落架的8只轮胎损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