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或将成为医疗领域新救星

设想一下,一位旅行者走在偏远地区的乡间小路上,因意外受伤或者突发疾病,拨打了急救电话请求帮助。不一会,一架载有医药箱和双向广播设备的无人机向他飞来,通过双向广播设备,他和医生进行了沟通,并按照医嘱正确使用了医药箱内的物品。
设想一下,一位旅行者走在偏远地区的乡间小路上,因意外受伤或者突发疾病,拨打了急救电话请求帮助。不一会,一架载有医药箱和双向广播设备的无人机向他飞来,通过双向广播设备,他和医生进行了沟通,并按照医嘱正确使用了医药箱内的物品。

设想一下,一位旅行者走在偏远地区的乡间小路上,因意外受伤或者突发疾病,拨打了急救电话请求帮助。不一会,一架载有医药箱和双向广播设备的无人机向他飞来,通过双向广播设备,他和医生进行了沟通,并按照医嘱正确使用了医药箱内的物品。威廉凯瑞大学骨科医学院的医生Subbarao称:“我们现在正在尝试着将这一设想变成现实。无人机在医疗方面具备很大潜力,有助于偏远地区医疗工作的展开。”

Subbarao及其三年级学生保罗·库伯在2014年就已经开展了医疗无人机项目,如今第一台装备齐全的远程医疗无人机原型机已经问世。

该无人机名为HIRO,主要用于综合性医疗救助,具备GPS功能,可在操作人员的远程控制下,搭载20磅(约9.1千克)的医药箱飞向偏远地区。Subbarao称:“ GPS功能使我们可以准确得知无人机的位置信息。”

保罗·库伯对医疗无人机的前景十分看好,而且还设想了很多应用场景。库伯称:“如果有人在山区突然发生过敏反应,我们可以利用无人机将EpiPen(肾上腺素自动注射器)送过去,在救援人员赶到之前先把情况稳定住。无人机也可以飞离海岸5千米左右,将医疗用品送到附近的船上,为船上人员展开救治。”

Subbarao和保罗·库伯之所以研发无人机还要源于2013年2月美国哈蒂斯堡发生的EF4级龙卷风。据Subbarao回忆:“当时有很多需要救治的人,但是天气恶劣,医务人员无法及时赶到现场。如果家里老人受伤了,为什么不派送一架无人机过去呢?在这种大型突发事件中,救护车和医务人员的数量很有限,而且很多都无法第一时间抵达现场。相比而言,无人机部署更加迅速,可以在救护车抵达之前先行治疗,从而避免延误救援时间。”

Subbarao希望,未来可以在全国尤其是欠发达地区部署一支HIRO救援队,这样即能够加快救治工作,又可以便捷医务人员。他表示:“如果某地区发生传染性疾病,我们可以为无人机配备相应的传感器来识别疾病的具体情况,然后再利用无人机将合适的药物运过去。”

据了解,HIRO无人机由世界领先的无人机模型改造而成,且配备了远程医疗设备,但目前,该无人机还无法投入使用。Subbarao称:“这只是一架基础原型机,虽然它现在已经具备了很多功能,但我们还想进一步改进,以更快地更好地部署。医疗无人机对于密西西比州、全美、甚至全球都有重要意义。”

作者:无人机联盟

相关文章

无人机产业发展面临重大变数:各方博弈监管政策

有机构预测,到2020年,无人机行业产值将超过千亿。

C系列飞机命途多舛 庞巴迪再度更换高管

加拿大飞机制造商庞巴迪公司宣布,商用飞机营销副总裁菲利普·普提索( Philippe Poutissou )已经离职。

走进中航工业通飞珠海产业基地

以总装试飞、产品交付与客服、通航营运三大基地紧密融合为目标

A330天津的完成及交付中心厂房主体结构部分封顶

空客天津A330宽体飞机完成和交付中心项目进展顺利,厂房主体结构已部分封顶,基础设施的施工已于日前完成。

通用航空先要“玩”起来

中国的通用航空怎么发展?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凤田一语道破:首先是要飞起来,玩起来。

科珀斯克里斯蒂陆军维修站保障能力建设

科珀斯克里斯蒂陆军维修站是美国乃至全球最大的旋翼飞机“工业与技术卓越中心”和维修训练基地,具备维修、大修、改装、加装部件、试飞和升级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