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家华: 我把公务机用活了

11年前,翟家华以8.5亿元的个人资产成为《福布斯》“2001年度中国大陆100首富企业家”的上榜富豪。
11年前,翟家华以8.5亿元的个人资产成为《福布斯》“2001年度中国大陆100首富企业家”的上榜富豪。

11年前,翟家华以8.5亿元的个人资产成为《福布斯》“2001年度中国大陆100首富企业家”的上榜富豪。现在,作为中国善尔健康集团董事局主席的翟家华已拥有两架庞巴迪公务机,“我的计划目标是拥有5架公务机,我是真正把公务机用于事业发展,真正把它用活了。”翟家华告诉《私人飞机》。

专机接送日本前首相

2011年8月11日,已经70多岁高龄的日本前首相羽田孜乘坐“善尔号”庞巴迪里尔60公务机抵达首都国际机场,当羽田孜在亲人搀扶下走下飞机时,身患早期帕金森症及多种老年疾病的他可能想不到这趟北京之行会让他的病情迅速得到好转。

这只是翟家华为其众多病人客户安排的一次普通公务机接送服务,但羽田孜此行尤其是善尔集团的公务机接送在日本政商界引发了小小的轰动效应。登机前,日本东京机场安排了高规格的登机仪式,2个多小时后,在首都国际机场同样也安排了高规格的接机仪式。

翟家华告诉《私人飞机》:“日本因为国土面积狭小等多种原因,企业和个人拥有公务机的凤毛麟角,当日本方面特别是羽田孜本人得知我们要用企业的公务机接他去中国治疗时,都非常吃惊,更增加了对我们的信任度,同时使我们在日本迅速的扩大了影响力,让日本人对中国人刮目相看。”

两天后,羽田孜完成就医被“善尔”号专机送回日本,此后善尔每个月都安排专家、护士携带特殊药品乘这架飞机为羽田孜进行检查和治疗。翟家华在电脑中播放的一段录像视频中,可以看到羽田孜的病情明显好转,自己能够完成站立、坐下、转圈、吃饭等基本动作。从2011年5月这架“善尔”号公务机投入使用,已经接治了来自日本、菲律宾、内地等许多高端病人客户。“当然相关的治疗和服务费用,包括了公务机接送的成本。”翟家华笑着说。

翟家华的健康事业版图

回忆起“善尔”号公务机交付时的情景,翟家华说当时还挺兴奋的,去美国接机时他第一次体验了公务机的飞行,并在美国境内飞了一圈。“当时我已经考虑到公司未来业务的发展要配置5架公务机,随着业务的拓展,第二架公务机庞巴迪环球快车5000要在今年7月将交付并投入使用。”

环球快车5000公务机属于超大型公务机,理论航程10000公里,可跨洲际飞行,最多可乘坐17名旅客,配备了床和淋浴设备,这架飞机的售价目前在3亿人民币左右。

翟家华创建的中国善尔健康集团是一家从事细胞研发与应用的高新技术公司,与德国基尔大学医学院合作,成功开发了PPC细胞,用于抗衰老保健和医学治疗,已经与德国、日本、韩国以及国内的甲级医院、科研院校合作进行临床实践和研究。

翟家华告诉本刊,PPC细胞是一种通过静脉血进行培养的再生细胞,一旦离开培养环境,其存活时间只有半天或一天,如果使用普通民航航班,出现限流、误机、转机等意外因素,延迟了储存时间,细胞质量会下降,也无法保证治疗效果,所以公司医院的专家医护人员出国诊疗也都坐公务机;同时公司业务服务于高端人群,尤其是病人,在交通接送方面有公务机的服务需求。公务机便捷和节省时间的优点恰恰是公司业务的需要。

翟家华的企业项目还包括北京细胞生产基地、北京善尔抗衰老保健基地、北京善尔抗衰老国际俱乐部、天津善尔疾病治疗基地、海南善尔国际旅游岛抗衰老保健中心等。翟家华的健康事业版图现在还延伸到了海外,在日本福冈、韩国济州岛都开设了医疗会所,下一步除了在国内一线城市布点外,他还准备在菲律宾、德国设立公司机构。

公务机的高效

“作为企业家,商务行程繁忙,拥有自己的公务机作为交通工具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安排行程,非常方便。其实在国内的公务出行我基本上不会使用公务机,如果出国且日程紧张的情况下才会坐自己的公务机。”翟家华说。

目前,“善尔”号公务机一年约有400-500飞行小时,而飞行小时数超过300就说明使用公务机达到比较高效务实的阶段。“我坐公务机的时间只占飞行小时数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有一次,我周五坐公务机到韩国济州岛办事,白天结束工作,晚上就坐公务机飞到菲律宾,然后找酒店休息,周六接着工作,但如果坐正常的航班可能要耗上一两天,在菲律宾忙完周日我就可以坐公务机回国了,因为周日北京还有重要客户要会谈。”翟家华向本刊讲述了一次他极为紧张的商务行程安排。

翟家华也认为,现在高端客户即使都安排坐民航头等舱也还是有很多局限性,而坐公务机和打高尔夫比较相似,公务机作为一个私密的空间正好是交流业务、谈项目的合适场所。“我在商界的几位朋友也经常借用我的公务机,用得比我狠,但他们无一例外感受到的都是公务机的快捷。”翟家华开起了玩笑。

“用公务机基本是消耗,除了雇佣一个机组,还需要委托专业的公务机公司托管和维修保养,每次起降、申请航线费用都不少,公务机一年的费用不会少于3000万元。所以购买公务机还是要从使用、经济的角度出发。”翟家华如此算了一笔账,他认为,国内象他这样高效使用公务机的并不多,而且几个企业家朋友共用一架公务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作为目前国内金字塔尖的一群人,拥有了私人公务机,翟家华在圈子里的地位也有了微妙的变化,但他不认为拥有公务机就能对自己的一单生意或者一个项目起到决定性作用。“这只能增加一些印象分和信任度,比如我开一辆2.0的车和开奔驰600去见客户,客户印象肯定不一样,而我要坐自己的公务机去见客户,效果会更不同;如果对方有一架公务机,却知道我有两三架飞机,那又是一番情景了。”

第三架公务机豪客4000

在翟家华位于京城大厦的办公室,在接受《私人飞机》采访时已是晚上10点,仍然有几拨客人等着与他会面。“我现在一天工作得十几个钟头,睡觉只有四五个小时,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娱乐休闲活动了,但只要有时间眯几分钟,一睁眼我就精神了。”说起目前的工作强度,翟家华并不感到疲累。“我的计划是拥有5架公务机就能满足公司的业务发展,再多就是浪费了,即使需求无法满足也不会再买,因为将来管理是一个问题。目前第三架公务机已经签约,定购的是豪客4000,第四架公务机的购买也已经提上了日程。”翟家华透露。

按照他的设想安排,第一架“善尔”号公务机主要运送细胞产品和医护人员,以公司内部使用为主;当出行人数多、客户级别高、行程远时,则安排第二架环球快车5000公务机出行,因为其高端客户有去欧洲治疗和旅游的特别要求;而第三架豪客4000则以亚洲地区的客户接送飞行为主。

“公司在天津15000平方米的细胞制造工厂建成后,业务量将大大上升,对公务机的使用需求也会随之增长。现阶段,我的企业对公务机的引进速度、使用频率与业务的增长是合拍的,可以说物有所值、恰到好处。买公务机的投资要收回肯定需要一个较长时间,但它实实在在地提升了公司的盈利水平,业务量翻了数倍,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翟家华如是评价公务机成为自己事业的助推器。“等以后事业做好了,5架公务机频繁起降的时候,我也许就该休息休息,可以把高尔夫、网球都捡起来了。”翟家华这样憧憬未来。

作者:私人飞行

相关文章

湖南长沙菜农“开”直升机种菜 节约成本近70%

“春种秋收”,“面朝黄土背朝天”等等词汇都是用来形容中国的农业和农民的。

厦航8月31日引进787客机 9月首航福州—北京

厦航首架波音 787 将在 8 月 31 日正式加盟,并计划于 9 月 6 日在福州 — 北京航线首航,随后将轮流执飞厦门 — 北京和福州 — 北京航线。

罗克韦尔柯林斯服务系统在A330飞机上通过认证

据中国航空新闻网报道,罗克韦尔柯林斯的PAVES乘客服务系统(PSS)已经在空客A330飞机上通过了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的认证。 罗克韦尔柯林斯与法国航空工业荷兰皇家航空工程维护公司(AFIKLM E&M)联手合作,设计、安装了PAVES PSS系统。

无人机关键技术及发展预测

无人机采用的推进系统形式要比有人飞机多,采用的能源与动力类型各异,包括:传统的小型涡扇发动机、小型涡喷发动机、小型涡桨发动机、活塞发动机、转子发动机以及电池组、太阳能电池、燃料电池、超燃冲压发动机、定向能及核同位素等。

西锐飞行员,你应该知道这些

曾记得西锐飞机设计制造公司刚成立时,其中一名公司负责人讲到产品责任对他们而言,不会有问题,因为其飞机十分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