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达索航空预开发下一代“猎鹰”公务机

从法国达索航空对于停止生产“猎鹰5X”和开发新项目的果断举动可推测出达索航空很大程度上会将自行开发出来的科技运用到新一代产品身上。

近期,达索航空在反复推迟了赛峰集团旗下银冠发动机的研发进程后结束了“猎鹰5X”的生产项目。从法国达索航空对于停止生产“猎鹰5X”和开发新项目的果断举动可推测出达索航空很大程度上会将自行开发出来的科技运用到新一代产品身上。

公务机“猎鹰5X”,特别是它的核心,赛峰银冠发动机,以杰出的性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此之外,“猎鹰5X”的内部采取洞穴式结构,机舱高度可达1.98米。单程5200海里的上限航行极值能使它完成从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到日本东京的航行一气呵成而无需中转和停靠。

“猎鹰5X”的内部洞穴式结构

“猎鹰5X”是首个配备联动视觉系统的机型,这给乘机人员和机组工作人员提供了两方面的便利:和世界通讯进行实时联通;为对抗恶劣天气增强了视觉能力。有了这些优势的加持,“猎鹰5X”在日常履行短距起飞和降落的飞行任务时表现不俗。

航空工程师已经给了赛峰发动机最大限度和最多可能去发挥自己的能效。回到2016年,那时公司曾想为“猎鹰5X”配备另一款涡轮风扇发动机。然而同年夏天,搭载着进化版赛峰发动机的“猎鹰5X”进行了第一次试飞,这次简短的飞行见证了流线动力学领域的发展和进步。

技术革新和改进过程的循环往复对于经验老道的制造商赛峰集团来讲依旧充满了挑战。去年九月,在公司“湾流二号Gulfstream II”试飞测试阶段,湾流二号的高压压气机在高空和低速飞行承受了加速、减速和失速三个环境下的检验。

除了技术方面的难关以外,赛峰在过去三年内陆续发现的若干困难和障碍验证了更多系统性难题的存在。例如银冠发动机在资源的调配问题上似乎捉襟见肘,这尤其体现在当涡轮风扇发动机Leap的商业项目正承受着是否能按时投放的压力时。

萨夫兰银冠发动机示意图

对此,达索航空的执行总裁埃里克·拉皮尔宣称尚未命名的新一代“猎鹰”将配备“PW800”发动机,预计2022年投入使用。

2017年初,拉皮尔曾表示他想要在同年年底释出新代“猎鹰”。然而即将面世的新款“猎鹰”或多或少与拉皮尔当初的设想有出入,因为新款“猎鹰”从各个方面来说还是能看出已停产的5X的影子。

达索航空的执行总裁埃里克·拉皮尔

新款“猎鹰”的研制,毫无疑问,会非常耗费达索航空的时间、财力及精力。达索航空甚至借助本国国力并且在欧洲多个国家的航天航空学院建立了研发项目来节约成本。达索航空正在考虑从基础部分入手对产品进行改良。例如在机翼端多利用层状气流从而减小油量消耗;使用U型尾翼为减小噪声以及使用新型复合材料加强资源回收的质量。用一个燃料电池代替辅助动力系统去增进总体上能源的效能。

达索航空在缩减项目开发经费方面做出的举动也被欧美地区的其他公司所效仿。之前曾流传意大利比亚乔公司尝试通过预先出售生产许可而后出售知识产权,从而达到剥离公司商业飞机制造项目的目的。这样的变动或许可以让中国的企业和公司借此机会寻求到更多新的机遇。

文章来源: 公务与通用航空

原文作者\Thierry Dubois | Aviation Week

中文图文编译\胡佳月

作者:公务与通用航空

相关文章

ACJ

ACJ于1997年推出,是空中客车公司A320系列单通道飞机的首架公务机型。

直升机发动机坏掉时 飞得越高是否越安全

流言:有人说,直升机就是一个“大降落伞”,所以发动机完全失去动力时,直升机所在位置越高就越安全。这是真的吗?

天空中划过的不只是流星-无人机配送公司 Flirtey

现代化生活中,一幢幢高耸入云的大楼拔地而起,但是人们的交通仍然局限在地面,街道经常会被堵得水泄不通。

飞行员秀特级机组被团灭 探寻失速之谜

我们对失速的了解到底有多少,失速的理论和技术问题真正解决了吗?

民航局运输司通航处处长:“通航的准入门槛会降低”

民航局运输司通航处处长:“通航的准入门槛会降低”

全国最大“空中的士”基地2017年投用

基地还没建成,广州白云机场商务航空市场就已经受到了热捧。